森林舞会狮子机

加入收藏| 設uedbet官網為首頁

當前頁面:首頁 > 國內 > 社會 > 新聞列表

殲10女飛行員犧牲 余旭父母一夜未眠 金孔雀已飛遠

來源:   發布時間:2017-02-09 13:20:12   作者:

  11月12日,空軍殲十女飛行員余旭,在飛行訓練中不幸犧牲。余旭1986年出生于四川崇州(微博),空軍上尉,二級飛行員,犧牲時年僅30歲。11月13日,中央電視臺《新聞聯播》對此進行了報道。

  報道中稱,余旭是我國首批殲擊機女飛行員之一。在八一飛行表演隊里,她被喻為“金孔雀”,如今,這只“金孔雀”已經永遠融入了祖國的藍天。

  2005年,經中央軍委批準,空軍首次招收殲擊機女飛行學員。2009年4月,16名殲擊機女飛行員以全優成績完成學業,正式編入作戰部隊。當時,余旭就是其中一員。就在這一年,余旭和她的姐妹飛行員們,駕駛著戰鷹,出現在國慶60周年大慶的空中分列式中,以整齊的編隊飛越天安門廣場。

  為了能夠在自己鐘愛的藍天上駕駛戰鷹,余旭幾乎放棄了自己的所有業余時間,全心投入到了飛行之中。她曾這樣說過:“不管每次訓練多么辛苦,我好像從來沒有真正退縮過。我覺得青春是無悔的。”據央視

  連線·天津

  “我喜歡藍天,我要一直飛下去”

  余旭父母趕到天津

  睡在女兒的床上一夜未眠

  11月12日下午,網絡上零星流傳出余旭犧牲的消息。余旭家的一個親戚看到消息后,找到余旭媽媽,流著淚告訴她:“你要堅持住。”余旭媽媽還以為是年邁的父母出了狀況,根本沒往女兒身上想。問了親戚半天,親戚才告訴她,“余旭出事了。”

  余旭的媽媽趕緊四處打聽,此時,部隊給她打來電話,告訴她余旭受傷了,說晚上十點過有部隊的人到成都接他們。走的時候,他們以為是到醫院去看余旭,只帶了少量行李,甚至忘了帶余旭空勤樓宿舍的鑰匙。

  一路上,父母祈禱女兒趕緊好起來。晚上11點,余旭父母抵達天津。一下飛機,打開手機,各種信息撲面而來,部隊的人也到場迎接,告訴他們這個消息。瞬間,余旭的母親一下子癱倒在地上,隔了好一會兒才哭出聲來。部隊為余旭的父母安排了很好的房間,但他們執意住進空勤宿舍樓女兒生前睡的床上,聞著女兒的味道,感覺女兒的存在。

  這一夜,兩老通宵未眠,除了哭,還是哭。

  13日上午,身在北京的老鄉、空政文工團原政委杜文彪特意從北京趕到天津,來探望余旭父母。

  杜文彪也是崇州人,與余家有點交情,視余旭為侄女兒,每次回到崇州,都要與余旭父母見個面。杜文彪說:“余旭很孝順,掙的錢要給父母花,回家匆匆,走到哪里有聚會都會把父母帶上,很珍惜與父母相處的時間。”

  昨日,兩老躺在余旭的床上,晚飯前不吃不喝,也不說話。余旭的媽媽抱起女兒生前堆放在床上的一個布娃娃,就像抱著女兒一樣。杜文彪勸了很久這對老朋友。13日晚,吃過晚飯后,情況略微好一點兒了,兩人偶有言語。

  13日下午,崇州市委市政府領導帶隊前往余旭生前的部隊,協助其家人處理余旭的后事。

  他與余旭未了的約定

  以余旭們為原型拍部電視劇

  11月13日晚上9點,在陪伴了一天余旭的家人后,杜文彪站在余旭的宿舍樓下,接受了華西都市報記者的電話采訪。

  杜文彪說,在部隊當飛行員,待遇與民航飛行員相差甚遠。曾經,他問過余旭:你想一直這么飛下去么?要不,飛一段時間就轉業去民航當飛行員?

  余旭堅定地告訴他:“我堅守殲擊機飛行員是在干事業,這是一個崇高的事業,這是無上光榮與自豪的事業。我喜歡藍天,我喜歡飛殲擊機的感覺,那種感覺很自由、很酷。再說,國家花了大力氣培養我,我要一直飛下去。”

  杜文彪轉業后,曾想過以余旭等殲擊機女飛行員為原型寫一個劇本,籌拍一個電視連續劇《雷霆玫瑰》。余旭也很支持他的想法,兩人還相約,等余旭有空時,與編劇好好聊聊飛向藍天的生活,為編劇找些靈感。

  “我現在心里很亂,我都不知道這部劇還能否繼續下去!”杜文彪滿臉哀傷。

  華西都市報記者 劉秋鳳 席秦嶺

  探訪·四川崇州

  外公外婆:余旭自強自立,是家中的驕傲

  胡明康和周建英的“天”,塌了。

  11月12日,天津傳來噩耗:二老摯愛的外孫女——首位殲十女飛行員余旭,在飛行訓練中不幸犧牲,年僅30歲,未婚。

  這對老夫妻同為73歲,相濡以沫已五十年,居住在成都崇州一平房內,一手將外孫女帶大。

  外婆周建英躺在床上,茶飯不進,扯著身上的紅色棉衣撕心裂肺,“這是外孫女買的。”外公胡明康徘徊在崇州老宅前,黯然神傷。

  他腳上的舊皮鞋,原本放在柜子里舍不得穿,今天拿出來了。那是余旭參軍后,送給他的第一件禮物,轉眼已十年。

  “家庭條件一般,她父親在外打零工,賺錢養家,她母親做家政,打散工。”二老為外孫女余旭的自強自立感到驕傲。

  余旭的家,位于崇陽鎮另一條街道,她的父母已趕赴天津,家中早已空無一人。

  和外孫女上一次見面,是今年5月份,那時周建英摔傷了右手,骨折了,余旭便請了假,回到了成都探親。而在不久前的珠海航展,二老仍興致勃勃地坐在客廳里,在電視上欣賞外孫女的飛行表演,看外孫女被電視臺采訪的節目。

  在大學期間,余旭曾向外婆提過,飛行訓練特別辛苦,有的女孩兒撐不下去,偷偷哭,但她一定能夠撐住。在大學畢業那天,余旭給外婆打了電話,說馬上要一起照畢業留影了,“孫女兒說,她終于堅持了下來。”余旭第一次在電話里哭了。

  每次飛行表演前,余旭總會給外公、外婆來個電話,告訴他們,二老接到電話后,就會像個小孩子一樣,乖乖地坐在電視前,津津有味地欣賞孫女兒的飛行表演。然而,由于年事已高,二老只是通過電視看過孫女表演,卻從未到過現場,“給我們留下了一輩子的遺憾。”二老哽咽,痛哭失聲。

  華西都市報記者 李智

  余旭為何被稱為“金孔雀”?

  余旭,那個愛笑的“金孔雀”已飛遠。

  余旭生于1986年,今年剛過而立之年。2005年,她考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航空大學,成為第八批女飛行學員。

  在入學當年的中秋晚會上,余旭曾表演了一支孔雀舞,這應該是她第一次在同學們面前跳這支舞蹈。從此,她也讓同學們記住了這位“金孔雀”。在此后,余旭在學校內部多個演出中表演過孔雀舞,每次都受到好評,收獲掌聲。

  11月13日,封面新聞記者獨家獲得了一張余旭當年跳孔雀舞的照片,這張照片拍攝于一次內部演出。從照片上看,余旭穿著白色的舞蹈鞋,身穿孔雀裙。一個轉身,裙擺飄飄,右臂后伸,左臂上擎成孔雀狀。

  余旭的這次驚艷亮相,被一位攝影者記錄下來了。而這也是目前能見到的唯一 一張余旭跳孔雀舞的照片。

標簽: 

Powered by uedbet赫塔菲加泰官網  © 2002-2013 www.zkudf.club

版權保護:本網站的內容(包括文字、圖片、多媒體資訊等)版權屬uedbet官網所有 閩ICP備09009832號-1

森林舞会狮子机